路邊昏倒被送至“收容”醫院后離世 53歲“無名

原標題:路邊昏倒被送至“收容”醫院后離世53歲“無名氏”之死誰之責?

11月7日22時

辛家廟泰和居小區西門口

53歲的惠師傅暈倒在地

身上無身份証明

手機無法解鎖

22時04分

辛家廟派出所接群眾報警

稱一男性醉酒躺地路邊昏倒被送至“收容”醫院后離世 53歲“無名

民警叫來120

22時31分

西安急救中心北環醫院急救站出車

根據患者症狀送往按摩醫院

按摩醫院接診

醫護人員發現,患者並未飲酒

該院隸屬西安市民政局

但無條件拍CT

且事發當晚處於停電中

23時30分許

見父親遲遲不歸,兒子打電話

得知父親出事了

8日凌晨0時許

家屬來到西安市按摩醫院

看到惠師傅半個身子在抽

翻著白眼

打了120緊急轉院

0時30分許

惠師傅被送往西安市中心醫院緊急搶救

經診斷腦出血已達70ml

9日5時許

惠師傅搶救無效不幸身亡

死者家屬:“我不敢去怪120,畢竟父親暈倒在路邊,120也是好心把父親送到了他們認為應該送到的醫院。我更不敢去怪西安市按摩醫院,畢竟他們是公益性救助類醫院,沒收一分錢。可這件事,真的讓人難以接受……”

如果120救護人員對患者症狀有更精准的判斷

將其送往大醫院……

如果按摩醫院能及時發現患者病情惡化

及早為其聯系轉院……

可惜世界上沒有如果……

“我不敢去怪120,畢竟父親暈倒在路邊,120也是好心把父親送到了他們認為應該送到的醫院。

我更不敢去怪西安市按摩醫院,畢竟他們是公益性救助類醫院,沒收一分錢。可這件事,真的讓人難以接受,如果120能第一時間發現父親是腦出血送到大醫院,如果按摩醫院能發現異樣,及時轉院......”

53歲的惠師傅,最終因腦出血,搶救無效死亡。

他在深夜回家的路上突然昏倒,因為沒有身份証明被120按照無名氏送至了醫療條件較差的收容救助性質的醫院。待家屬找到時,惠師傅已經生命垂危,再送往三甲醫院時,腦出血路邊昏倒被送至“收容”醫院后離世 53歲“無名已經達70ml,醫護人員也無力回天。

是醉倒路邊還是昏迷路邊?

11月7日22時,在西安辛家廟泰和居小區西門口,一名男子昏倒在地。當晚轄區辛家廟派出所的報警受理回執顯示,22時04分,群眾報警稱該處有一名男性醉酒躺地。

隨后民警叫了120前來。在西安急救中心北環醫院急救站值班工作登記表上記載著:22時31分出車,一名無主男子,昏迷,送往按摩醫院。在該醫院的城市流浪乞討人員危重病人(無主)120接診單上記載:患者意識不清,呼之不應,生命體征平穩,無明顯外傷。該醫院醫護人員告訴記者,患者僅是昏迷,並未飲酒。

按摩醫院是否具備治療能力?

西安市按摩醫院隸屬西安市民政局,該局網站上顯示該院職責任務為:開展日常疾病診療﹔為城市流浪乞討人員的患者提供就治﹔開展醫療按摩和保健按摩服務等。

“我們科室主要是對社會流浪乞討病人救治。”一位醫護人員說,“當時的醫囑是昏迷待查,醫院的條件是不好,也確實沒辦法進行更加專業全面的檢查,如CT拍片之類的。”據華商報記者了解,當晚該醫院還處於停電狀態。

這位醫護人員稱,所謂的生命體征平穩是,血壓正常,並未處於異常情況。這名患者送到醫院時隨身無身份証件,僅攜帶一部手機,還因為有鎖屏密碼,外人無法打開。

家屬找到時患者已生命垂危

11月7日23時30分許,居住在辛家廟祥和居的小惠和母親遲遲未見父親回家,有些擔心便撥打了父親的電話。“父親平時上班也就是晚上10點左右回來,可那天到晚上快12點還沒回家,我和我媽就著急了,打電話給父親,這才知道出事了。”小惠說,“接電話的自稱是按摩醫院的醫護人員,他說我父親在路邊昏迷被120送到了他們醫院。”他父親昏迷的位置,就在祥和居隔壁泰和居小區的西門。

凌晨0時許,小惠駕車和母親來到西安市按摩醫院。“父親在一個大房子裡,裡面還有兩三個精神異常的人,我父親躺著,半個身子不能動,半個身路邊昏倒被送至“收容”醫院后離世 53歲“無名子在抽,翻著白眼,我怎麼叫他他都聽不到。”小惠說,“父親的樣子很嚇人,我趕緊叫醫生,他們也沒辦法,然后又趕緊打了120。”

送往搶救腦出血已達70ml

次日0時30分許,患者被送往西安市中心醫院緊急搶救。經診斷腦出血(右側丘腦)破入腦室(量約70ml),高血壓病3級(很高危),雙肺炎症。

醫護人員隨即進行了手術治療,盡最大努力搶救,但惠先生還是不幸於11月9日5時許死亡。

“醫生說送來的太晚了,腦出血就是和時間賽跑,沒能第一時間送到醫院搶救,我真的難以接受父親的突然離世。”小惠說。

小惠說:“我不敢去怪120,畢竟父親暈倒在路邊,120也是好心把父親送到了他們認為應該送到的醫院。我更不敢去怪西安市按摩醫院,畢竟他們是公益性救助類醫院,沒收一分錢。可這件事,真的讓人難以接受,如果120能第一時間發現父親是腦出血送到大醫院,如果按摩醫院能發現異樣,及時轉院……”

急救中心解釋:病人送哪完全是病情考量

華商報記者聯系到了西安市急救中心相關負責人。“目前已經安排醫務科進行調查,有結果后會第一時間公布。”該負責人表示。

昨晚8時許,急救中心另一位負責人致電說明:“經調查,120抵達現場時,患者昏迷有酒氣,血壓良好、瞳孔正常、生命體征平穩,醫生才將患者送至按摩醫院。”

該負責人明確表示,醫護人員絕不會漠視生命,把生命體征異常的患者送至醫療水平較差的醫院。“120每天都會遇到大量的無名氏患者,各大醫院也有針對無名氏患者的救治通道,救治無名氏患者的案例也很多。”該負責人說,“我們的醫護人員在選擇送哪個醫院時隻會考慮病情的需要,而絕不會因為他是無名氏患者。”

記者說話

看似正常的偶然事件為何出現讓人惋惜的結局

53歲的惠先生昏倒在回家路上離家不到1公裡的路邊,因為沒有身份証明,無法及時和家屬聯系,急救人員通過判斷生命體征平穩,送到了主要用於救助救治城市流浪乞討人員的公益性醫院。

小惠告訴我,他的父親確實有高血壓史﹔常識告訴我,高血壓易引起腦出血。

我相信沒有人會漠視生命,即便他是無名氏的流浪漢。我相信120的醫護人員會專業地對待每一個求助他們的人。我相信每一個人都盡了最大的努力,可讓人無奈、惋惜甚至悲痛的是,惠先生昏倒后一系列看似程序上沒有問題、看似誰都有理的處理,最終卻是一個讓人無法接受的結局。

惠先生的不幸離世,也許是一起偶然事件。可我在想,下一個在深夜路邊昏倒的無名氏會被送到哪?這個無名氏會不會是每一個深夜,晚歸的你或者我?華商報記者謝濤文/圖

(責編:谷妍、鄧楠)

关键词:路邊昏倒被送至“收容”醫院后離世 53歲“無名


返回顶部